Freedom

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

香港帆船培训记录

曾经对香港的印象就是便宜的苹果电脑和遍地的茶餐厅,竟忘记了这是一个靠海的岛屿。作为一个在西部长大的孩子,对于海总是有很多憧憬。从小到大见过很多地方的海,有浑浊的,有碧蓝的,有挤满游客的,也有波涛汹涌的。其实海不一定就是蓝色的,只是人们习惯性地把自己的愿望加诸在别的东西身上,所以如果某一天你见到了不是蓝色的海,请不要抱怨它。

听说厂里要组织去香港培训帆船的时候很兴奋,想象在海上漂泊一周,应该会遇到很多有趣的事吧,虽然对于帆船其实毫无概念。照例准备好各种东西,通行证、睡袋、手套、薄外套这些,翻箱倒柜居然找出了以前用过的八达通。同事帮忙买了香港的上网卡,想到以前去只能蹭酒店 Wi-Fi 的窘境。

恍然来到香港,跟同事会合,一路在港铁上打趣,穿越拥挤的街道,坐在街边的茶餐厅看店员交谈,排着长队上太平山,俯瞰星光点点的维港,再来一份糖水,第一天的香港,还是老样子。

为了准时到达跟教练约好的地点,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幸好还有时间品尝热粥。见面的地点是香港帆船俱乐部的会客厅,墙上一张很大的地图绘制着香港岛屿周围的海域,以及各种不了解含义的符号,后来教练有介绍上面大部分的标识。教练是个苏格兰人,我们习惯称他 Cameron,接下来的五天我们一点一点了解着这个中年男人,互相交谈,互相倾听。

帆船在英文里叫做 yacht,如果你查字典的话会发现还有一个含义是游艇,可能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只有游艇,一个象征有钱人的东西。但真正的帆船运动远不是点燃发动机,操控船舵那么简单。也许这五天对我来说最大的意义就是了解到世界上还有这样一种运动,需要丰富的知识和经验,需要团队协作,需要良好的体力,还需要极大的热情。

上船的第一天对我来说应该是不太好的,在讲完必要的安全须知之后,我们正式从铜锣湾起航,一点一点远离维港。在驶到相对宁静的海湾之后,开始学习船员落水后的救援措施。首先发现落水的人需要大喊一声,扔下救生器具,同时死死盯住落水者。这是很关键的一步,Cameron 讲到在海上其实很难发现那里有一个人,尤其是人浮在水面上的部分很有限,而救生器具除了帮助落水者以外,其实还有标记的作用。这时船长需要选择一个逆风的路线逐渐靠近落水者,之所以要逆风是为了尽量控制船的行进,千万不能顺风,对于帆船来说顺风就是噩梦。最后其他的船员要负责捞起落水者,而船长始终由第一个发现的人指挥方向,因为只有他知道落水者的实际位置,以及跟船之间的距离,这需要对指挥者的充分信任。如此练习几次之后,我们向着更广阔的海域驶去。

「天气不错,让我们起帆吧。」 Cameron 说道。虽然这艘船有发动机,但是只要天气合适 Cameron 都更愿意使用帆来航行,「这会让你不断思考需要怎样控制船,注意风的变化,而且也更环保。」我们的帆船一共有两个帆,分别叫做 mainsail 和 genoa。首先需要升起 mainsail,也就是主帆,是个体力活,但也需要技巧和配合。帆船上的很多工作都需要很好的体力,但看似简单的步骤如果掌握了技巧会让你轻松很多。接下来是 genoa,这是一个在主帆前面的帆,比主帆大很多,根据不同的风向,我们需要控制它的大小。此时的我已经开始晕船,这真是一种不太好的感觉,于是接下来的练习我也基本上没有参与,静静躺在船上随着波浪起伏。在太阳下山前我们赶到了浅水湾,今晚将会在这里过夜,但不会靠岸。趁着夕阳我拍下了文章开头的那张照片,浅水湾真是一个适合停靠的地方,夜晚看着对面灯火辉煌的楼宇,安静的海面,时而波动。

第二天 Cameron 告诉了我们一个不幸的消息,今天似乎没风,这意味着原计划的航行只能作罢。「但是没关系,即使没风我们也可以做很多其它的练习。」Cameron 不放过任何练习的机会,他告诉我们虽然我们报名的课程里没有,但是他很愿意教授我们更多帆船的知识。既然没风,那就练习怎么使用发动机吧。如何原地转弯,如何快速调头,如何掌舵,如何观察水的流向,如何将船固定在港口的浮标上,这些都要一遍一遍地练习。午餐之后,幸运的我们又迎来了风。「让我们起帆出海吧!」这可能是 Cameron 最喜欢说的一句话,这个男人对于大海总是有着极大的热情。依旧是类似昨天的练习,但要更熟练,更迅速。

帆船依靠风来航行,因此对于不同风向,帆船的方向以及帆的角度和大小都至关重要。通常情况下正对风左右各 45 度角的区域是无法航行的,称为「no-go zone」,这是一个绝对不能进入的区域,否则就会失去动力。有时我们需要转向,此时风向也会从船的一边变到另外一边,因此帆的角度也要同时变化,这个过程叫做 tacking 或者 jibing。你需要不断观察风向,以及船与风的夹角,因为风向随时可能会变化。而对于帆船来说最好的位置是航向与风向呈 90 度角。「要怎么判断风向呢?」「用你的脸去感觉」虽然我们有风向仪,但 Cameron 更喜欢原始的方法,他总是说你得学会在仪器坏了的情况继续航行。

第三天我们迎来了距离最远的一次航行,从深水湾到西贡,意味着我们将有夜航的课程。夜航是一种完全不同的体验,你无法看清海面,也没有明显的参照物,因此船上的灯光显得尤为重要。到了晚上任何船只都会分别在左舷和右舷亮起红色和绿色的灯,这样就能够很方便地判断某一艘船与你的方位。远处的灯塔指引着你的方向,也提醒你这里可能会有礁石,不同的灯塔会有不同颜色、不同形式的灯光,便于区分。夜航带来了更多挑战,也更加危险,不过 Cameron 说道虽然帆船跟飞机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但最大的好处是如果遇到紧急情况帆船可以立即停下来。

之后的两天是对于前几天的复习,很快五天就这样过去了,想到周一我们还对帆船一无所知,如今已是可以控制它航行的船员了。我想我以后也许不会继续参与这项运动,但帆船运动的精神会一直伴随着我,至于 Cameron 的传奇经历,只能等以后再写了。

Comments